uwkg 2sw4 tj9l rsn4 qwgg 2cke drzz 9xrf rrx9 gq0q
抓鬼奇人 > 第446章拿到彼岸花
标签:管理程序 v1f7 新利娱乐怎么样

  终于,周泉故意卖了个破绽,脸颊硬生生挨了上官翎儿一拳。

  周泉趁上官翎儿不注意顺势上前掐住她的脖子将她制伏。

  周泉笑容满面的把上官翎儿压到冷宽面前,说道:“教主,我这边摆平了,你这呢?”

  “哈哈。”冷宽看到上官翎儿忍不住笑出声:“天助我也。”

  冷宽老早就看出上官翎儿和岑莫寒关系匪浅,百分之九十是情侣,即便不是两人关系也不一般,有她当人质还怕拿不到赤霄剑?

  “翎儿。”岑莫寒看到上官翎儿被抓顿时心急如焚,想冲上去救她却被牛志凤拉住。

  “稍安勿躁,看看他要干什么。”牛志凤皱眉道。

  “怎么会,上官翎儿实力哪去了,怎么变得这么弱?”闻达惊讶不已。

  “不是她弱,那光头男更强。”魅姬笑道。

  “不可能,你没和她打过,她的邪术绝对能吊打那光头。”说到这,闻达顿了顿:“刚才我没看错的话她一直没用邪术,别跟我说她没邪术了。”

  冷宽笑眯眯的看着上官翎儿:“现在她的命被我控制了,我一句话就能让她去地府报道,你俩在动一个试试?”

  “好,我不动,我不动。”岑莫寒举起双手:“一切好说,把她还给我。”

  冷宽见岑莫寒一脸紧张,更加确定两人关系匪浅,威胁道:“还给你可以,你俩先给我磕三个头叫三声爷爷,以示刚才对我的不尊敬,然后把你手中的剑给我我就放了你。”

  开玩笑,冷宽会放了岑莫寒他们,他的想法就是拿到赤霄剑立马斩尽杀绝,放走一个也是后患。

  “草泥马,别特么太过分。”岑莫寒瞪着冷宽骂道:“赤霄剑我可以义无反顾给你,但要我磕头,做你的春秋大梦去。”

  这种要求打死岑莫寒都不可能答应,娘的,败坏道德的事岑莫寒可做不出,真要叫他爷爷估计岑莫寒爷爷会从土里气的爬起来逮着他一顿胖揍。

  “不叫,那她可就惨咯。”冷宽笑眯眯说道。

  “混蛋。”上官翎儿捏紧拳头动了动身体。

  “我劝你别乱动的好,非要动他的手可是会在第一时间捏断你的脖子。”

  冷宽掏出把匕首在上官翎儿眼前比划两下,冲岑莫寒说道:“这么个娇滴滴的美女脸上多出几条横线应该会更有个性吧。”

  冷宽把匕首拿给周泉自己上前两步:“给你三秒考虑,我劝你俩最好别反抗,你俩不是我的对手,按我说的做还能活命,何乐不为呢?”

  “你…”岑莫寒咬牙切齿道:“别太过分。”

  说实话,为了上官翎儿岑莫寒什么都可以不要,别说赤霄剑,鬼谷录、玄冰斧都给他岑莫寒也不心痛,问题是,要他磕头叫爷爷这种丢祖宗脸的事岑莫寒实在做不出。

  “过分吗,我觉得不过分。”冷宽眼中闪过一丝厉色:“三。”

  这是岑莫寒有生以来最纠结的一次,不照做上官翎儿就会死,岑莫寒自认为欠上官翎儿够多了,如果这次还因为所谓的为了脸面把她害死,恐怕他这辈子也无法心安。

  “二。”

  “牛哥。”岑莫寒看向牛志凤,眼神中充满了恳求。

  冷宽说必须两个人都做,岑莫寒愿意牛志凤不干上官翎儿照样会死。

  “唉。”牛志凤叹了口气:“少掌门都愿意,何况我呢,只是向邪道的人,恐怕以后在师兄弟面前永远抬不起头了。”

  “呼~”

  岑莫寒长吐出口气:“我一个做行吗?”

  “你说呢?”冷宽嘴角微翘。

  “牛哥,对不起,是我害了你。”岑莫寒沉重的说道。

  “没事,道家本就主张济世救人,为了救人牺牲下膝盖又如何,不违学道本心就好。”牛志凤苦笑道。

  岑莫寒看得出牛志凤内心很不是滋味。

  要知道,牛志凤这种从小在茅山长大的人和岑莫寒的民间思想完全不同。

  对于膝盖,茅山高层从小对他们灌输的思想就是男儿膝下黄金,除开跪天跪地跪父母、跪师长其他打死不跪。

  现在要牛志凤下跪简直比打死他还难受。

  如果可以选择牛志凤甚至宁愿死也不跪。

  “唉。”

  岑莫寒拍了拍牛志凤肩膀眼中写满了愧歉。

  正当岑莫寒要下跪的时候,不知从哪飞出把黑剑。

  这把剑直接飞到周泉面前把他掐上官翎儿的手斩断。

  “啊~”

  周泉捂住断臂惨叫。

  这还没完,那把黑剑一个回身插进周泉的心脏,周泉瞬间毙命,三魂七魄被吸进黑剑中。

  “谁?”冷宽警惕的盯着周围。

  只见面具男从山坡上跳了起来手一伸,黑剑便飞回到面具男手中。

  “又是面具男,他到底是谁?”岑莫寒盯着面具男轻言轻语。

  面具男看着冷宽声音冰冷到极点:“我也数三下,把彼岸花拿给他。”

  “草,你是谁,敢威胁老子,你知道这是哪不,四川,我一句话就能让你万劫不复,跟我…”

  “一。”

  “嗨呀,老子还不信你敢乱来,再说你是我对手吗,别以为戴着个面具就天下无敌。”

  “二。”

  好不容易拿到的彼岸花,冷宽哪会任凭别人一句话就拿出去了。

  冲面具男呵斥道:“不管你是谁,赢过我再说。”

  “三。”

  “给过你机会,自己不珍惜。”

  “你的机会我不…”

  冷宽还没说完,面具男如离弦之箭,十米的距离两三秒就到他面前把他脑袋削豆腐般削下来。

  这一幕把岑莫寒惊得目瞪口呆,高手,真正的高手,杀自己应该也能这般轻松吧。

  不仅是岑莫寒,牛志凤、上官翎儿也是如此。

  闻达和魅姬更是惊的下巴差点掉地上,吞了口唾沫,心想得亏上次拿百死回魂草的时候有自知之明,不然肯定和冷宽一个下场。

  面具男从冷宽身上找到彼岸花,拿给岑莫寒,拍了拍他肩膀,声音温和了许多:“彼岸花。”

  “你怎么知道我要彼岸花,你到底是谁?”岑莫寒疑惑的问道。

  对这个三番五次帮自己的人,岑莫寒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是谁,干脆开门见山。

  “想知道?”面具男轻声说道。

  “想,做梦都想,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帮我?”岑莫寒如实说出心中所想。

  “等你哪天实力追到、或者接近我我就让你知道我是谁。”面具男说道。

  “我说现在实力接近你,你会告诉我你是谁吗?”岑莫寒大言不惭问道。